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中老马

为医者以砺冶德行,为画者以颐养性情,为文者以畅达心声

 
 
 

日志

 
 
关于我

马宏,男,19620101生,字晓苑,别号樵山书屋主,二心斋主。山西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学院儿科学教授,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医师,山西医科大学儿科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中青年名医,儿童肾脏病及风湿免疫性疾病专家,山西省医疗事故司法鉴定委员会专家,山西省科技厅医学科技成果鉴定专家,中华医学会会员,ACPN、INPA会员,山西医学会肾脏病专委会委员,山西医学会风湿病专委会委员。农工党山西省委委员,农工党山医大副主委。山西省美协会员,山西兰风画院副院长,山西前进画院常务副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浩鹏先生的(致执迷不悟的“八嚼道人”)  

2007-06-01 13:25:21|  分类: 艺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执迷不悟的“八嚼道人”

    八嚼道兄,我奉劝你心平气和地看完我这篇文章,然后再回过头去看一看你自己开博一来的一言一行,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去看你自己。现在,你一定会这样问我:“我用不着你来教我、劝我,我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走开!”。你的个性真的是这样的,我甚至想像到你此时的样子是那么的恼羞成怒,是那样的怒发冲冠。对吧?但请不要这样啊,请你先冷静地听我说———

    我为什么要写这篇给你呢?有以下原因:

    一、你伤害了一个善良的老人、伤害了一个乐于弘扬艺术的老画家——亚亚老师。

    就为了一篇关于构图的问题,然后到关于怎样写评论文章,你的词语是那样的粗俗,你是在交流学术吗?简直是在骂街,跟一个疯子、一个泼妇无异。下面摘录你一些言辞吧:

     什么“死要面子,活现眼”,什么“缺少自己的头脑”,什么“一个人字写不全谈什么艺术!!”,什么“想不到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难道管理员都象你这样无赖无耻吗?一个会点文字的高中生就不要在这里套上"60"的乌龟壳了,注意你管理员的形象!不要再让天下人嗤笑了.”,什么“拉屎”啦,“臭不堪闻”啦,什么“苍蝇”啦,“粪便”啦......等等,我在此就不一一而列举出来了,就当抛砖引玉,让博友门来帮你总结吧。你看,最难听的、最粗俗的语言全给你用上了!你这是在学术探讨吗?学术探讨使用这样的语言的吗?你还写什么"我谈系列"教人写评论文章?你甚至标榜“本人由于近日努力将使本人博客办成集“拥有一流人品、一流思想和一流文化博友在此留言的”前卫博客,为那些真正想在此达到交流思想、探索艺术前沿理念和掌握绘画新技法的朋友们搭建一个健康的博客平台”。你有没有脸红过?你说,你是不是泼妇骂街呢?所以说,你品德有问题、心态有问题、心理承受很差。你还执迷不悟,倒过来说别人“骂街”。所以说,你伤害了一个善良的老人、伤害了一个乐于弘扬艺术的老画家——亚亚老师。亚亚老师从始至终都是为了向普罗大众传播艺术,讲得是那么的通俗,仿佛在耳边娓娓道来,有多少人被他的精彩评论所陶醉,这种行为是多么的善良啊!就算与你有不同的观点,你也用不着以以上之类的言辞去伤害他。我说到这里,你一定不服气,或者你还没看到这里,你就大发雷霆地离开了,但我劝你还是继续听我讲下去。你伤害的,不仅仅是一个老人,而且伤害了一个多么好的交流美术、思想、感情的环境、平台。这个环境是大家的,你有份,他有份,我也有份。你说,我该不该说说你呢?

    二、你的人品性格有问题。

    首先,从你公开与亚亚老师的私密留言这个行为来看,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你当时口口声声说,还是亚亚老师的朋友,但做朋友连最基本的诚信“私密留言”你都公开了,连这你都不能保存,你还会保存朋友的其他东西吗?这就是你后来所说的“不能把真心给人”的根源所在了。试问,你还会有一颗“真心”吗?有谁还会相信你呢?以至后来,你的朋友越来越少,一个一个地远你而去,你还不知己错,还自以为是“ 谢谢几位朋友的到访和点评!本人不是不想心平气和,只可惜每一次次都像被毒蝎蜇过一般的争论,令道人只能一次次的容忍容忍再容忍,不知容忍到何年何时何日?终不得缘,也是极没办法的事情,这样的分手对老道而言,又为何不是一件快事呢?”。

    其次,你的个性易反易复。你先是与亚亚老师关于构图问题争论,然后马上道歉,认错,和解。不几天又翻脸抛出什么什么系列出来了,你说你是不是反复多变呢?相信你也读过《增广昔时贤文》,其中有一句你还记否?“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复小人心”,你不是小人吧?但何以你又会这么多的反复呢?如果不是,你一定是先假装和好,然后接近亚亚老师找出漏洞,等到时机发动进攻。不会吧?如果是这样,你就更加危险了,是个危险人物!你有你工于心计的一面,做你的朋友很危险,我真替他们担忧,幸亏我不是,从来都不是,我没那个“荣幸”呢。

    第三,你多疑而又暴戾。真的没有过分说你,听我举例:你不分真假,人云亦云,说亚亚老师是个“一个会点文字的高中生”,告诉你,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主动联系上亚亚老师并通了电话,我以前就认识他,知道他的善良和为人(尽管不是很熟悉)——因此说明你多疑;你说什么“事情发展到这样很想向高层参一本,可想到你们的妻儿父母的生活”,怎么?你争论问题,带及到别人家人了?你是不是在恐吓?从你的语言去看你的内心世界:“毕竟大家还都是凡人,我哭我痛我呐喊我向天公神经质般的发出大叫,又有谁还能拽住那颗渐渐已远离尘世的心!好了,我就是我,永远的八嚼道人,自己一直想从凡事抽身入佛,却又不能了却心中所有之凡事”你在声嘶力歇地咆哮,给人一种狰狞的凶狠形象。学术的争论,用得着这样的屠夫一样的声音吗?所以说你暴戾。你自己在表现,在表现出一种狰狞的面目而执迷不悟,还自以为清高有学问,已经陷进泥淖里而不知自拔,多可悲多可笑啊!

    三、文笔上你有很多逻辑上的错误。

    例一:你很得意地说“毕竟大家还都是凡人,我哭我痛我呐喊我向天公神经质般的发出大叫,又有谁还能拽住那颗渐渐已远离尘世的心!好了,我就是我,永远的八嚼道人,自己一直想从凡事抽身入佛,却又不能了却心中所有之凡事”你怎么不三思,你是道人,又如何抽身入佛呢?你佛道不分,怎能分得清是是非非?你想抽身入佛还没到“林黛玉”那个境界啊!可笑!不要怪别人嘲笑你,是你自己在自嘲!

    例二:你在跟一个博友谈到“笔墨当随时代”时,你是这样说的“还有笔墨当随时代正是和我本人不相及的一个观点!笔墨当随时代只能培养出一些庸俗的画家,既然随时代,言外之意,就是要求大家朝着绘画的一个所谓的“时代”模式而发展,大家画来画去一个模样,谁也跳不出时代这个圈子”哈哈,笑话,你原来竟然这样理解石涛这句名言,不知你真的是不理解呢,还是有意曲解呢?告诉你,“笔墨当随时代”的意思是:用笔墨去表现时代的精神和风貌,而不是你所说的“时代的绘画模式”。因为理解错了,弄出了天大的笑话,结果造成含糊不清的表达。

    例三:你在一篇诠释《我心随悟随记之十》中写道:“诠释:面子皆因知识的困乏而失,失掉了面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因此而吸取教训,多学知识,却在失去面子的泥潭里越陷越深;苦恼皆因外界对人的肉体或者灵魂造成的不良刺激所引起的正常反应,大可不必再意。人生的真正意义是如何使自己从内心中真正的快乐起来,这是极为重要的,动动脑筋,是不是此理呢?好多疾病都从气得,如何让我们每一天都能快快乐乐的生活并幸福着,我想这才会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美好人生。道人愿以此与您共勉!”你知道吗?面子有时候不是因为知识少而丢掉,有时候是因为性格、品行不佳而丢掉。还有,你的“快乐观”是这样的吗?只为了你个人的快乐而不惜伤害一个善良的老人?你就是一个例子。所以,你用“皆因”一个词又错了!你的“快乐观”也错了。不好意思,你的语言感觉是很不错的,但因为你为人粗心莽撞却又造成你错漏百出。而且你听不进别人的意见,还把我的评论删掉了。说明你才是“死要面子活现眼”还说起亚亚老师来了?是你自己才真像呢!

    例四:你关于“少数服从多数”的观点你持反对意见。你说“高深的学问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所以“少数服从多数”是不对的。你知道吗?这是典型的逻辑错误。这构不成一个因果关系,前者是一个“学问研究的过程”,后者是一个“学问认可的过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这里的错,逻辑上叫做“偷换概念”。

    你这样多的错误,怎样写好一篇评论文章呢?还堂堂皇皇地发表怎样写评论的文章。悄悄问你,你脸红不红?羞不羞?还敢大声说别人“跑题”。是不是有点大言不惭了?——你!

    例五:你在一个画家里有一段这样的留言“谢谢萧兄一贯的对本人的帮助和支持,特此拜访!弊人家里现如今从数百个好友当中只留下25位在册好友,并且以后也不想突破这个数量.您荣幸的被道人保留下来,这样我以后会有充足的时间来您处歇脚并学习了.希望您到时可不要慢待哟!顺祝,晚安”“荣幸”一词,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吗?你用错了,应该是对方说才对。你的意思就是说成为你的朋友很“荣幸”,不仅仅是你用词错,更重要的是你错在妄自尊大!

    好了,写到这里,不写了,让别的博友帮你“总结吧”,相信你已经又恼羞成怒了,我想,你会的,你的性格使然,但我是真心奉劝你的。

    你如果真想抽身成佛,那你就比当好好反省自己,彻底改正你的心性品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果还在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忠言逆耳,那就请你先练好文笔再写你的什么什么“我谈系列”吧,或者叫人帮你修改一下再发表,免得笑话百出,将来可能会有人帮你编一本厚厚的“笑话”书,你也许会得到很多稿费的——说不定呢。  

    还有,告诉道兄,我用的是真姓名,资料中的一切都是真的,圈中很多朋友都知道,有机会还可以与你当面谈谈,我会告诉你我的一切。北京,广州都可以。那么,请问,你呢?

    另外,尊敬的亚亚老师,你不要离开网易博客,很多朋友乐于听你精彩而又通俗易懂,生动有趣而又深入浅出的美术评论!哪怕剩下我一个,我也乐意听、也会支持你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